传承技术与回归保时捷919Hybrid的涂装颜色【汽车时代网】

2021-02-28

  【编者按】代表保时捷参加2015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三辆919 Hybrid赛车将在官方赛前测试中首次以其独有的车身色在全球亮相:三辆保时捷919 Hybrid的车身色分别为红色、黑色和白色。

918 Spyder

  承传 – 发车编号为17的红色原型车将由车手Timo Bernhard(34岁,德国)、Brendon Hartley(25岁,新西兰)和Mark Webber(38岁,澳大利亚)共同驾驶员。自由选择编号17和红色车身是为了纪念保时捷于1970年首夺勒芒大赛总冠军的辉煌。迄今为止,保时捷在这一全球最高规格的耐力赛中已赢得16次总冠军,这一成绩是其他品牌目前都无法媲美的。早在45年前,即1970年6月14日,采用“Salzburg设计”的保时捷917 KH(“短尾”)问鼎冠军之时也是头戴红色战衣。该车当时由现年87?岁的德国车手Hans Herrmann和现年75岁的英国车手Richard Attwood驾驶员。

Porsche 91720 Die Sau, Le Mans 1971

  技术 – 发车编号为18的黑色LMP1赛车充分体现了保时捷919 Hybrid赛车与保时捷918 Spyder超级跑车之间在技术上的密切关系。918 Spyder超级跑车同样配有混合动力驱动装置。2013年9月4日,同样是一辆黑色918,在纽伯格林北环赛道上以6分57秒的单圈成绩跑完了20多公里赛道并建构了公路跑车的新纪录。而这一全新纪录的创造者是34岁来自德国的厂队车手Marc Lieb。今年,Lieb将依然驾驶黑色919征战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与他搭挡的是Romain Dumas(37岁,法国)和Neel Jani(31岁,瑞士)。

Porsche 919 Hybrid in 2015 Le Mans colors with drivers and top management

  重返 – 车队的第三辆赛车上行编号为19 - 保时捷在其缺阵16年后重回勒芒这一全球顶级跑车耐力赛事而精心挑选底色为白色的919 Hybrid。白色是德国赛车的传统颜色,同样也被用于两辆参与GTE Pro组别赛事的保时捷911 RSR厂队赛车上。这辆919则将由班博(Earl Bamber,24岁,新西兰)、F1车手Nico Hülkenberg(27岁,德国)和Nick Tandy(30?岁,英国)共同驾驶员。

Porsche 919 Hybrid in 2015 Le Mans colors

  尽管这三辆保时捷 919 Hybrid的车身色各不相同,但和另两辆保时捷911 RSR在车身涂装上享有相同的理念。所有底盘上都刻有“Porsche Intelligent Performance”字样,总结了保时捷对仅次于运动性能和最高效率的不懈追求。

Porsche 919 Hybrid, Porsche Team Earl Bamber, Nico Huelkenberg, Nick Tandy

  席卷勒芒的风格标志与鲜明配色

  赛车配色本身就是一门学问。涂装必须引人注目赛车的设计和车身比例同时隐蔽设计蕴含的秘密,还必须能让赛车在极驰时绽放光彩。过去,赛车配色均采用涂料装饰,现在则使用超薄材质涂装。通常赛车的颜色和外观往往不会受到赞助商和合作伙伴的影响,那些让人过目难忘的保时捷勒芒车身配色有Gulf、Martini、美孚、乐福门和壳牌。同样闻名于世的还有Anatole Lapine打造出的豪华创新型赛车。这名来自拉脱维亚籍的保时捷首席设计师主创了富裕迷幻色彩的1970年版紫绿色保时捷 917长尾版赛车,很快它便有了一个昵称 – “Hippie(嬉皮士)”。一年后,Lapine又让一头“小猪”跑到了赛场上。这辆名为“Sau”的粉色917被必要翻译成“sow”,意为一头粉色的小母猪。据说,这是迄今为止被摄制次数最多的勒芒赛车。Lapine甚至在车身上绘制了示意图,用红色线条划分并命名了车身的各个部分,就像肉店展示猪肉的部位一样。这辆赛车有着激动人心的内饰和性感迷人的外观。正是这一身配色,使得这辆917在退役后始终未被大家遗忘。相反,它至今仍是位于祖文豪森的保时捷博物馆内最受孩子们喜爱的赛车。

Porsche Team, Porsche 919 Hybrid in 2015 Le Mans colors

  返回二十年前,第一辆代表保时捷参与勒芒的赛车在涂装方面可没这么多花样。但是在1951年夺得组别冠军的356 SL 1100,则采用了裸铝的车身,而它正是轻质结构和空气动力学的先驱。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