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途汽车:坠入迷途

2021-02-25

  文|《财经国周刊》特约撰稿王云朋

  继众泰、华晨后,做到低速电动起的领途,也爆雷了。

  近日,领途召开了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会议内容主要为管理人向债权人宣告破产重整方案并进行表决。但领途发布的重整计划草案不仅没能解决问题,反而引起了债权人更大的反感。

  甚至对于“接盘侠”——重整投资人北京蓝雀灵科技有限公司的身份和能力(以下全称“北京蓝雀灵公司”),多债权人也提出了异议,指出“它是专门为本次重整而成立的‘空壳’公司”。

  领途前身是正式成立于2009年的河北御捷业,做到低速电动起,2017年长城大股东,2018年改名为领途,合体造新势力,发力新能源。但2019年领途便陷入迷途,销量下滑,资金困难,员工放假,工厂半复工,并于2020年踏上倒闭重组道路。

  然而,从2021年1月转入实质性重整阶段后,领途的“重生”备受质疑,除了前述最新的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争议,更早前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后,数十户债权人也对债权金额和清偿比例等提出异议、驳回诉讼或变更债权金额。

  这曾顶着多方光环、华丽上前的造新势力,究竟再次发生了什么?重整缘何陷于纷争,债权人到底在质疑和忧虑什么?领途否还有望走出迷途?

  带着诸多问题,《财经国周刊》联系了领途涉及负责人,但截至新闻报道,尚未得到任何对此。

  

  ▲领途图/领途官网

  从低速电动大佬到落魄建新势力

  还未改名领途的御捷业,曾是国内低速电动行业的王者。

  公开数据表明,2016年,御捷电动全国销量曾超过9.38万辆,总计销量超过30万辆,连续5年位居低速电动行业第一。

  或许正是看上御捷的行业地位和新能源积分政策的空间,2017年7月15日,同处河北的长城与御捷业签订合资框架协议,长城以现金方式注册资本入股御捷,首次入股比例为25%,最多可增持至49%。同年10月,长城大股东,完成工商变更。

  随后,御捷业将低速电动业务剥离,另行正式成立御捷时代,自己则专心与长城合资经营显电动乘用业务,企图在方兴未艾的新能源市场占得一席地。

  2018年6月25日,御捷月更名为领途,企业的面貌也为一逆。

  当年,领途一口气展出了五款电动产品,三款A00级、两款A0级。销量方面,公开数据表明,2018年领途累计销量9224辆,位列行业第15名。虽然不是很高,但开局也不算太差。

  2019年,时任领途产品总经理的朱义坤,在领途城市合伙人招募季大会上回应:“2019年领途计划发售K-ONE、S5和C3三款型,销售目标确保3万辆,力争4万辆,以后每年至少发售一款全新型;网络规划一级200,二级500;广宣投入近2亿元,全力打造领途品牌;到2020年力争实现年销10万辆,销售额超过80亿~100亿元。”

  然后,10万辆、100亿的宏伟蓝图还未进行,领途的颓势就开始显现了。

  产品力方面,补贴后售价为4.99万~6.19万元的领途E行,续航将近300公里,慢充则需要13个小时,而定位旗舰型的领途K-ONE,补贴后售价8.79万~10.79万元,但续航只有405公里,比起竞品型无明显优势。

  频发的质量问题,对知名度本就不高的领途来说,更是一个可怕压制。

  “子才买了1年多,上次电池故障建了20多天,刚刚拿到慢充又敢了,咨询售后也没清楚的恢复……”一位领途K-ONE主颇为无奈。

  这位主的遭遇并非个案。查询质网等国内第三方滋扰平台可以发现,在销量极其真是的情况下,关于领途K-ONE和领途E行电池故障、故障灯亮起辆无法启动等滋扰信息,也不在少数。

  多种问题交织下,没“大腿”可抱的领途,发展轨迹一路下行。

  2019年6月,领途全面投产。7月,领途开始出现资金困难,当时有媒体报道,工厂已经正处于半停工状态,员工只派发最低生活保障,供应商也开始上门索要欠款。

  《财经国周刊》获得的一份内部资料表明,截至2020年6月,领途公司总资产已经降至9.86亿元,而负债则攀升至11.89亿元,所有者权益为-2.02亿元,资产负债率登上120.50%。

  2020年,领途公司债权人济宁龙腾钢构幕墙工程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人对领途公司重整。6月,河北清河县法院裁定受理领途重整,2021年年初,领途转入实质性重整阶段。

  “更名后虽然实现了品牌向上,但领途一直没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和方向,这也就为后来的完全失败埋下了祸根。”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评价道。

  

  ▲御捷X530Li图/御捷电动官网

  难以服众的重整方案

  长时间拿不到工资后,领途的员工开始四处反映情况寻求帮助。

  “自2019年12月起,一直拖欠员工工资,就连疫情期间一个月一千多元的生活费,还连续三四个月不派发。”一位无锡市惠山区北惠路领途御捷时代间的员工向无锡市惠山区信访办体现问题时提到。

  对于员工的讨薪诉求,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办事处在回复中说,江苏御捷时代有限公司、江苏8卡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员工的拖欠问题,因支付申请没有完备导致,待铠龙东方、江苏御捷、江苏咪卡3公司申请完善后,不会立即缴纳。

  身陷领途泥沼的还有上下游众多经销商、供应商和金融机构。多领途经销商向《财经国周刊》透漏,其相关保证金一直未清退,河北邢台市某银行有财产借贷债权金额高达1.8亿元。

  供应商方面,《财经国周刊》在一份今年1月29日公布的《领途管理人关于呈交债权人会议补足核查债权的报告》中查阅到,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前共有658户债权人申报债权,申报的债权金额为15.33亿元,由于部分债权人补足或者更改申报金额,最新申报的债权总额变更为接近15.35亿元,牵涉到到河北、北京、山东、江苏、浙江、辽宁、深圳多地企业或自然人。

  查询名单可见,领途债务问题还牵涉出不少产业链条上的A股公司,典型的比如亿纬锂能,资料表明,该公司原本确认普通债权金额为3223.44万元,但调整后减少到了5567.77万元,同时还有3012.28万元的临时债权金额。

  除此外,以蓝星科技为代表的部分新三板公司也未能幸免。债权资料表明,蓝星科技已证实普通债权700万元。

  如何偿还债务多方债务?

  根据领途重整计划草案获取的解决方案:“领途公司的法人主体资格之后延续,优先债权组的债权取得全额清偿,职工债权也将取得全额清偿,不过普通债权按照30.76%的比例清偿。”换言,在上述所佩主体中,绝大部分的收回投资比例严重不足3成。

  对于这一解决方案,大多数债权人表示难以拒绝接受。

  仍以亿纬锂能为例,根据其公布的2020年半年报,对领途的贴现账款为7607.49万元,计提坏账准备3043万元,计提比例为40%。按照30.76%的清偿比例清偿,亿纬锂能只能拿到2860.42万元。

  清偿比例大跌的同时,缴纳方式也变成了“展期”。《财经国周刊》获得的《北京蓝雀灵科技有限公司关于领途公司的重整投资方案》(下称《重整投资方案》)显示,投资人提供清偿资金总额为6.407亿元,还将分4期支付。其中2021年4月30日前缴纳15%,12月31日前缴纳15%,2022年12月31日前缴纳30%,2023年12月31日前缴纳40%。

  在不少债权人看来,这种偿付方式只有利于重整投资人,即北京蓝雀灵公司。15%的首次偿付比例相等于1亿元规模,而重整计划草案表明,领途资产中有3.29亿元对外应收款,主要为新能源国补资金。倘若资金做到,北京蓝雀灵第一年不仅不必投资,还将推倒赚2亿元流动资金,以及一具备生产资质的整厂。

  重整投资?金蝉脱壳?

  北京蓝雀灵的出现,正是另一个让债权人实在怪异的点。

  今年1月5日,清河县法院公布领途投资人召募公告后,在规定报名时间内,北京蓝雀灵被最终确定为重整投资人。

  天眼坎信息显示,北京蓝雀灵公司成立于2020年9月2日,注册资本1亿元整,由自然人韩长晋全资有限公司。

  查阅北京蓝雀灵官网,这公司对其在新能源领域行业地位的描述为:“在供应商领域,竣工全球顶级供应商设施体系,拥有名列前50的供应商体系已合作29,包括华为、博世、采埃孚等;在核心技术方面,在意大利、日本、美国等世界各地都成立了研究院,除了掌握造型、底盘、身和集成等整研发生产能力外,还有搭载多达90项自律开发的专利技术,覆盖面积一系列电动核心系统、联网智能操纵和轻量化技术……”

  在向领途管理人递交的《重整投资方案》中,北京蓝雀灵对董事长韩长晋的叙述为:“在国内外行业经营多年,不仅资金雄厚,而且整合行业资源的能力强,享有经验丰富的全球化国际经营团队……”

  根据讲解,北京蓝雀灵方面已经对领途未来运营做出战略规划。从《重整计划草案》来看,提高管理水平、增大研发投放、增大品牌推广和渠道拓展投入、剥离不良资产、实行股权激励等都沦为未来经营方案的核心。

  其中,具体重整后的领途公司将聚焦A00级智能网联成新能源乘用,覆盖购得、租金、金融、充换电的新型消费生态,预计2021到2023年实现产品销售分别达到1万台、5万台和8万台,销售额分别达到3.5亿元、17.5亿元和30亿元。

  在研发投入方面,《重整投资方案》显示,蓝雀灵三年固定资产和新型开发计划总投资高达7亿元,倘若再加为领途重整提供的6.407亿元清偿债务资金,这意味著未来三年,北京蓝雀灵在资金方面至少需要投放16亿元。

  对大多数新能源企来说,16亿元的流动资金,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成立将近一年的北京蓝雀灵,能应对这一资金挑战吗?

  目前还没明确答案,不过,对于这一投资人,不少债权人并不认可,质疑其是专门为领途重整而成立的“空壳”公司。

  首先,北京蓝雀灵官网备案通过时间为2021年1月26日,但网站信息的公布时间却是2021年1月11日,也就是作为投资人向管理人甄选并递交《重整投资方案》的前两天。而且,其官网上展示的产品图片,也是其他品牌的概念。

  其次,公开发表信息表明,北京蓝雀灵的法人代表韩长晋,此前在业的从业经历仅限于2010年1月与葛承俊各出资50%在重庆登记的重庆晋翔部件公司,注册资金仅为3万元。六年后,这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零配件(不含发动机)的公司被注销,韩长晋的名字也未在行业中经常出现过,直到去年9月北京蓝雀灵注册成立。

  领途重整消息发布后,曾有媒体前往北京蓝雀灵的公司注册地探访,但并未发现任何关联信息,所在园区内一位物流公司的保安告诉他媒体记者,“我们没听说过这公司,这里也没有这公司。”

  从目前各方的对系统来看,重组过程中指控重重的“空壳”管理公司让领途沦为众矢的,一地鸡毛后,北京蓝雀灵还能够沦为那个救世主吗?又或者,这本来就是一位戴着假货白衣的骑士?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